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Minimize

『8964』The Heros Anti-CCP Massare

 


1989年的“六•四民主運動”是一場數百萬數千萬中國人民參與的非暴力革命,中共野戰軍用坦克裝甲車野蠻地鎮壓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和平示威者,最終以血腥屠殺收場。北京市民為了保衛示威的學生以血肉之軀阻擋全副武裝的野戰軍,奮起抗暴。統治者已經開始了血腥的開槍鎮壓,抗暴者們甚至目睹自己身邊僅8歲的兒童被槍殺。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為了盡可能地阻止馳向天安門廣場去進一步屠殺學生的軍車、坦克、裝甲車,實際上正是一種設法造成最小的傷害的合理舉措。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當一個有良知的公民目睹身邊的兒童(如張茂盛)老人(如高鴻衛)被來自裝甲車的罪惡子彈射倒在血泊中時,他們採取抗暴行動,是名副其實的自衛舉動。中共無視事實,對這些抗暴勇士判以重刑,從有期徒刑、無期徒刑到死緩,甚至死刑。他們的大多數出獄後回到社會上生活相當悲慘。

“八九六四”抗暴的市民群體是反抗暴政的英雄,不是“暴徒”。

以下是收集的一些典型案例,遠遠不能涵蓋所有的抗暴者,特列簡表如下:

 时间  人物  事件  被判刑期
 1989年6月4日下午  董盛坤 (北京胶印二厂工人) 目睹戒严部队开枪杀人,出于义愤在北京市崇文区体育馆路和其他市民一起焚烧了一辆戒严部队的卡车。  以“放火罪”逮捕,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1989年6月5日13时  高鸿卫(北京煤炭总公司一厂工人) 目睹经贸学校的一个老人被装甲车里发射的子弹打中。在北京市朝阳区十里堡助燃了一辆早已经在当日凌晨2时就被点燃的坦克。 因“放火罪” 在秘密法庭被判处无期徒刑。
 1989年6月5日  韩罡(退伍军人)  书写并向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寄发《告全社会同胞声明书》,反对镇压学生运动。  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1989年5月20日宣布戒严后  胡忠喜、侯军(物资回收公司生产资料综合供应站工人)  成立“黑豹敢死队”,主要负责维持游行秩序、慰问学生、布置游动哨,及时联系并传递各路口的情况。  以“持械聚众叛乱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1989年6月4日凌晨  李洪敏(首都钢铁公司带钢厂合同工)  在崇文门“青山居”门前,参与一群北京市民殴打戒严战士李景民等。  以“流氓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1989年6月4日  李志新(北京东城区居民)  在海淀区学院路路口参加市民们的怒烧军车行为。  以“放火罪”判处无期徒刑。
1989年6月4日 梁强(北京轻型汽车有限公司干部)  撰写了《中华团结党宣言》、《我们的胜利》等反动文章,煽动群众和学生与政府“抗争到底”。并将他书写的反动文章递交给了非法组织。 以特务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1989年6月4日  梁云卿、华思宇、李涛、宋世辉(北京市合同工或待业青年)  用石块砍砸参加戒严的解放军。拦截参与戒严活动的工人纠察队的多辆汽车。  以“抢劫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8-10年。
 1989年6月4日21时许  刘旭 (北京市宣武区里仁街邮电局邮递员)  在北京市丰台区右安门大桥处参与其他市民们的焚烧戒严部队军车的行动。  以“放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1989年6月4日凌晨7时许  马国春 (首都钢铁公司第二建筑公司工人)  与许多市民一起在屠杀最惨烈的西长安街木樨地截住一辆装满武器的军车,将武器装备予以捣毁。马又从车上拾得3枚催泪弹后像其他军车投掷。  以“流氓罪”、“抢劫罪”判处11年有期徒刑。
 1989年6月4日  孙传桓(北京市地质仪器厂实习工人)  作为“工自联”成员,与柴军、张国栋等人在新华门前拦截前往天安门广场的戒严部队,并与其发生直接冲突。  以“持械聚众叛乱罪”判处无期徒刑。
 1989年6月4日晚21时许  孙宏 (北京荧光灯厂试用工)  和其他市民一起烧毁2辆镇压部队的军用卡车。  以“放火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六·四屠杀后  孙立勇、尚子文、李爱民、金橙 (北京市干部)  1989年民主运动期间积极参与大学生发起的示威游行、募捐及阻拦戒严部队。六四屠杀后,一道创刊地下刊物《民主中国》和《钟声》,反对中共镇压和屠城。  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 ,分别判处有期1-7年
 1989年6月3日晚至6月4日凌晨  王连会 孙彦财 廉振国 龚传昌 李德喜 孙彦茹 张国军 彭宝全 徐建松 杜祥法 侯明利 王清延 刘朝辉 刘文兴(北京市大兴县14人抗暴群体)  围困一辆抛锚的中共戒严部队装甲车达4小时之久。  以“抢劫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3-15年和无期徒刑。
 1989年6月4日晚9时许  汪永录 张福生 杨建 王春生(北京市无业青少年)  在朝阳区红庙十字路口的一辆正在燃烧的戒严部队卡车上拾得“五四”式手枪四把;6月5日凌晨2时许,汪永录在朝阳区建国路郎家园附近停置的坦克车上拾得机枪子弹22发。  以“抢夺枪支、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7-11年.
 1989年6月4日下午  武春启 高同兴(北京市友谊配合饲料厂工人)  放火焚烧军用车辆,阻止戒严部队执行任务。  以“放火罪”,判处无期徒刑。
 1989年6月5日中午  武文建 (中国石油化工总公司北京石油化工工程公司北京燕山化工厂工人) 反对镇压,书写大标语“打倒xx、打倒xxx”及煽动工人罢工。  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
 1989年6月4日凌晨  郗浩梁 张东(北京建筑工程学校学生)  与数万名北京市民一起在长安街一带焚烧杂物,阻止军队进城。  被以“放火罪”和“故意伤害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1989年6月4日上午10时许  许宁 (北京建筑木材厂技校学生)  北京市西城区旧鼓楼大街北口和众多北京市民截住并烧毁一辆军用卡车 以所谓“放火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1989年6月4日凌晨2时许  张保群 张福坤(北京市第一皮鞋厂工人)  在北京市西城区车公庄大街十字路口拦截和烧毁北京武警总队的数辆军车。  以“放火罪”,判处无期徒刑。
 1989年6月4日下午  张茂盛 (北京市机械施工公司工程处工人)  1989年6月3日晚饭后,目睹才8岁的小孩,被镇压部队一梭子弹打死了。4日参与海淀区马甸立交桥北侧拦截和烧毁一列军用卡车。  以“放火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6月4日凌晨3时许  张燕生 白凤莹 王建(北京市展览馆服务员)  发现一名武警部队的记者正在拍摄阻拦戒严部队的市民,他随即夺下相机,扔进正在燃烧的军车上。  以“抢劫罪”判处无期徒刑。
 1989年6月3日夜11时许  赵庆(待业青年)  与1千多名北京市民一道,在西城区官园桥附近堵住并烧毁了三辆开往天安门广场的军车。  以“放火罪” 判处有期徒刑18年。
 1989年6月6日上午11时许  赵锁然 (北京首钢建修厂电工)  在北京市石景山区老山附近与阻挡戒严部队的市民们一起拦住一组戒严部队的装甲车。  以“反革命破坏罪”判处无期徒刑。

 

參考:『六四抗暴者法庭檔案』宋永義編著,https://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126853

 

六四抗暴受難者群體探望難友張燕生

 

Free SixxacMenu module license
The group Anti-CCP Massacre in 8964